充电桩政策日趋完善,桩企盈利模式逐渐清晰

 行业资讯     |      2018-11-02 15:10
 
       2018年,对于新能源行业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新能源汽车数量迎来新的高峰,加上国家激励政策的扶持,新能源汽车的体量还在继续攀升。相对应地,电动汽车充电设施也在逐步夯实在市场的基数,充电桩市场从初期的乱局,逐渐形成气候与格局,即使还有玩家继续加入其中,但是规则已经建立。
规则奠定的是行业的基调,也是行业未来的盈利模式。

 
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
 
       现阶段,充电桩产业的发展与政策推动密不可分。根据国家四部委联合印发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到2020年我国要建成充换电站桩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480万个,以此满足5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
 
国内充电配套政策陆续出台,行业增长可期!
 
       充电设施顶层设计逐渐完善。在“互联网+”新能源的大背景下,“新电改”将成能源互联网一个大的催化因素。
 
       然而,受到充电桩运营盈利预期不高,电动车销量上升缓慢导致充电桩建设动力不足,以及国家电网接入手续繁琐等原因的影响,作为最早实现售电侧放开的行业,电动汽车充电行业的资本进入量仍远远不足。
 
       在新能源汽车利好政策不断出台、销量快速上升的情况下,充电桩、充电站的建设还远远落后于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增速,充电设施的发展思路不清晰,协调力度也有待加强,充电难成为制约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
 
       为了尽快推广电动汽车和充电设备,2012年以来,国家陆续从各个层面制定了多项针对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的扶持性政策。

 
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
 
       国家规划至2020年将分别建成480万个充电桩和1.2万座充电站。2015年10月,国务院已出台充电基础设施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充电设施建设的总体要求,在加大建设力度、加快培育市场、强化支撑保障、做好组织实施等4个方面提出18条政策要求。
国家能源局随后出台了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性文件《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分析了充电设施的建设需求,提出了2015-2020年分类型、分区域的充电设施规划建设目标。
 
       根据《指南》规划,2020年中国计划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480万个,满足500万辆电动汽车充电需求,《指南》文件的总体目标基本按小型电动车与充电桩1:1核算。
 
       《指南》还首次对国内不同省市的电动汽车发展目标进行了分解,区分了加快发展地区、示范推广地区和积极促进地区,明确了2020年之前形成“四纵四横”(四纵:沈海、京沪、京台、京港澳,四横:青银、连霍、沪蓉、沪昆)城际快充网络。
 
新国标统一充电标准,奠定行业成长基础
 
       充电设施标准化问题曾长期困扰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2011年12月,工信部公布了电动汽车充电接口和通信协议四项国家标准,并于2012年3月1日正式实施,成为当时电动汽车领域的基础性法规。
 
       但是,由于标准制定之初应用经验和数据积累不足,导致充电接口和通信协议部分条款和技术细节规定不够明确,在实际应用过程中出现了不同车辆和充电设施之间无法完全兼容的问题。
 
       新版充电标准正式落地。2015年9月,工信部发布新版GB/T20234《电动汽车传导充电用连接装置》3项系列国家标准通过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电动车辆分技术委员会审查,标志着新版标准最终落地。新版充电接口标准提高了电压和电流等级,更适用于大功率充电需求,并调整了信号针和机械锁的部分尺寸,优化连续时序,明确了电子锁的有关要求,提高充电安全性。
 
       2015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标准委、能源局等部门正式发布新修订的电动汽车充电接口及通信协议国家标准,并于2016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截至目前,我国已完成充电设施、充电接口、充电站建设运行、充电服务相关标准建设,基本满足充电设施产业发展需要,为行业快速增长奠定基础。
 
充电服务费定价放开,盈利模式行之有效
 
       目前主要实行的电动汽车充电价格包含两部分,即“充电电费+充电服务费”,其中部分地区充电服务费可由地方进行补贴。

 
北京市定价目录 文件
 
       2018年2月,北京市发改委印发最新版《北京市定价目录》,明确电动汽车充电服务费的定价于2018年4月1日起全面放开。
 
       此次新放开的定价项目中,电动汽车充电服务费,实为2016年版目录中新增设项目。按照规定,北京电动汽车在公共充电桩充电时,充电服务企业可以按充电量,向用户收取充电服务费,但是收费标准不得超过当日北京92号汽油每升最高零售价的15%。
 
       电动汽车充电服务费的放开,也意味着今后这项收费不再有上限标准,将由市场自由调节,鼓励模式创新和促进行业发展。
 
       同一时期,全国其他各省市也陆续发布了充电电价调整政策。电动汽车动力成本显著低于燃油汽车。以北京销售较好的北汽E200EV电动汽车为例(平均耗电16度/百公里),当油价在6-10元/升区间变动时,充电服务费为每度电0.9-2元。对于公用充电桩,将充电服务费从充电车位停车费用里剥离,整体费用基本保持不变。
 
       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快速增加带动充电桩利用率提升,以收取充电服务费为核心的运营模式有望逐步越过盈亏平衡线,进入稳定的利润兑换期。
 
       一个行业的出现到成熟,一定会遭遇许多问题。前期的玩家们率先进场,有一掷千金者,有慷慨激昂者,他们大批量地涌入这个一马平川的战场。战场上只有敌我双方,大家对自己所处的境地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只有抄起家伙,野蛮生长,所以最终结果就是,战场上留下的玩家越来越少。
 
       但好消息是,这个战场留下的启示越来越多,因为失败的痕迹如哀鸿遍野,胜利的号角也吹得振奋人心。这就是这座战场的魅力。
 
上一篇:大众怒斥20亿美元欲承包美国未来10年的充电桩
下一篇:浅谈在变革中成熟的充电桩行业